【看点·新锐力】我的俩爷俩奶(小说)

笔名爱情散文2022-04-26 11:28:140

我爷爷奶奶这一辈生育了四个男孩,两个闺女。我爹排行老四,后来给一个当过红军的爷爷做儿子,于是我又有了一个红军爷爷。红军爷爷和土匪的四姨太结了婚,我要讲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豫西海黄县城东北三十里,有一个村子叫岳各庄。村子不大,人也不多,可方圆几十里却是出了名的。这是因为岳各庄出了一个土匪头岳大麻子。岳大麻子身高一米八,年龄三十七八岁,弟兄仨,他是老大。小时侯出天花落了一脸坑,人称岳大麻子。

四十年代初,中国贫穷,土匪横行,民不聊生。一天,一帮拿刀持棍的几十号人,来到岳各庄枪杀掠夺,岳大麻子家被洗夺一空。老母亲被打死在地上,弟兄三人奋力抵抗,终寡不敌众被打翻在地。岳大麻子虽已受伤,凭着身高体壮,越墙逃跑。一口气跑出十里地才坐在地上喘口气。天也将黑,刚要起身走,对面来了五六个年轻男子,不由分说上去围着岳大麻子就是一顿毒打,随后将他五花大绑带走。

岳大麻子也合该倒霉,原来这是一帮下山抓人入伙的土匪,看着岳大麻子壮实,是个弄家就将他拿住进了土匪窝。岳大麻子入了伙,一干就是几年,在土匪窝站住了脚。当上了老土匪孙大头的助手。一天,他领头造反将其杀死,带着一帮人马浩浩荡荡杀回岳各庄,从此在这筑墙打围子,安营扎寨。

附近的老百姓整日提心掉胆,唯恐哪一天被岳大麻子骚扰。可岳大麻子有一点倒也让人放心,常言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他不抢附近老百姓,夜出昼归,大都是看准了某个地主和土豪大抢一空。他知道老百姓都是穷光蛋,没什么油水,不如落个“杀富济貧”的好名声。逢年过节他给本村的百姓发些抢来的粮油,安抚百姓。官府也清知岳大麻子手下刀枪其全,足有两个连的人马,是个不好惹的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和平相处为之。

县城西也有一个出了名的村子叫王大庄。这是个有五千人的大镇子。商业十分发达,富人也较多。其中有一个土豪叫王大眼,良田上千亩,庄园几百间。生有两男五女,个个识文嚼字,有的进了洋学堂。大闺女王娇,就是我后来的奶奶,长得娇小玲珑,细皮嫩肉,说起话来,轻声细语,十分聪明伶俐,是王大眼的一顆掌上名珠。家里不论大事小事都要和她商议好了才做。这一年王娇十九,王大眼四处托人给她说亲,王娇给爹说:

“爹,你们别费心了,我上师范时就谈好了一个,改明我给你们带来看看。”

“闺女既然有了人,当爹娘的也就不说啥了,就等见准新女婿了。”

再说岳大麻子眼下已有三房美貌的老婆仍不满足,认为这三个好是好,都是些目不识丁的土包子,没有韵味,没有嚼头,不如书上写的,电影上看的那些有文化,有知识的洋女人好。手下的人知道岳大麻子心事后,就派人四下打探这样的女人。

有一天,一个外号叫瘦猴的土匪出外打探消息回来,高兴地走到岳大麻子身边耳语一番,岳又惊又喜地问:

“没错?”

“没错!”

瘦猴看司令高兴随后又补充说:“这可是才貌双全刚从学校走出来的女孩子啊,不可耽误,赶紧派人抓来,选个好日子给司令圆房。”

“哈哈!哈哈!你小子说到我心里去了,这回老子要尝尝洋学生的味道了。好,明天我就派人去!”

爹娘吵着要见准新女婿,王娇就带了两个家丁高高兴兴去刘庄找男友刘书堂。这一天,天气格外晴朗,春天里到处散发着花香气味。王娇心情也特别好,两个家丁手持大刀和棍棒,左右相随,和王娇满面春风地聊着:

“大小姐,你男朋友是啥样啊?俺这身打扮又持棍又拿刀的他害怕不?”

王娇笑着说:“他是一个白面书生,看你们这个样也许会怕的,不过有我在,他也就不害怕了。人吗,高高的个头,长袍大掛,看上去很儒雅,到时你们见了就知道了。”王娇神秘地一笑。

家丁正要开口,忽然从路边草沟里窜出几个人来,荷枪实弹,满脸杀气地拦住他们说:“站住!哪里的?”

王娇吓地直哆嗦,两个家丁两腿一叉,直挺挺地站着,手握大刀瞪着对方说:“王大庄,王老爷家的人!这是大小姐,怎么啦?找事?!”

对方一听王娇是王大眼的闺女,领头的是个大长脸,嘿嘿一笑,给身边的人说:“嗨!咱司令还真有福气,送上门来了。”

扭头看了一眼左右,手一扬,“噹!噹!”两下,两个家丁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应声倒下,刀、棍滚到一边去了。王娇一看这情景吓地抱头哇哇大哭起来。

“大小姐,别怕,我们正是来找你的,真巧,在路上碰上了,俺司令正等你呢!”

“你们是谁?”王娇鼓起勇气问了句。

“哈哈!大小姐,俺就是岳各庄岳司令的部下,跟我们走吧!”一听说是岳大麻子的人来抢她,王娇死活不去,蹲下嗷嗷地哭。

正当无奈之计,忽见山上奔下五六个衣衫破烂的人,手握短枪长枪对着土匪一阵乱射,几个土匪倒地,嚎叫不停。等这几个人下来走到跟前,为首的一个高个年轻人,就是我的红军爷爷高爽拿着一把手枪,对着哭叫的一个土匪问:“你们是哪一部分的?”

土匪只管哭叫不回答问题。高爽对着哭叫的土匪又是一枪,土匪开口了:“不要打了,我们是岳大麻子的人。司令让我们来王大庄 了解王大眼大闺女的情况,俺司令想娶她做四姨太。让我们先来看看,要是好了就抢走她,不想在这碰到了她。”

高爽向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不一会土匪就没气了。高爽走到王娇跟前问:“你是王大眼的大女儿?”

“是。你们是哪一部分的?”王娇壮着胆子问道。

“我们是太行抗日游击队的,是穷人的队伍。送你回家吧。

王娇一听是游击队的人忙说:“谢谢你们!”

王娇也不哭了,跟着几个年轻人就走。快到村边时高爽说:“到了,你回家吧!以后有什么事可直接找我们,你走吧。”

王娇感激地看了一眼高爽,就向村里走去。这一次游击队和高爽给王娇留下了深刻印象。

这一年春,正值青黄不接,百姓无吃无喝,四处讨荒要饭,或是上树撸叶,或是下地挖野菜充饥。岳大麻子手下几百人,粮食短缺,吃不饱饭,就一心想出击土豪王大眼家,抢粮抢物,让弟兄们有口饭吃。再加上几次抢王大眼的大闺女都没有成功,心里憋了一肚子火,于是岳大麻子就派出侦探四处了解王大眼家的情况。

一个月后的一天夜里,王大庄人喊马叫,哭声叫声喊声响成一片。王大眼家周围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人群,门里门外,出出进进,大包、小包,粮食、布衣向外搬。一个用布蒙住头脸的年轻女子,被人小心地拉上车,随后一声锣响,人群不见了。在浓浓的夜色中,只听脚步声,车轮滚动声渐渐远离王大庄。

深更半夜岳各庄仍然火把通明,外出抢劫回营的岳大麻子带着人马凯旋而归。在议事堂,一女子被带到岳大麻子面前,去掉蒙头布,一下惊的岳大麻子两眼放光,满脸开花。只见这女子:明目皓齿,端庄文静,皮肤白腻透亮,短发齐耳,苗条身段,多姿多彩。一看就是一个有文化有知识的洋学生。这就是王娇。她哭叫不停地喊着要回家。岳大麻子不忍心打她,在美人面前,连这五大三粗的土匪也手软心酥,心甘情愿地低头相劝。几天后,岳各庄的百姓亲眼看到了岳大麻子公开娶王娇的场景。从此王娇像关在笼里的小鸟,没了人身自由,整天以泪洗面。和男朋友俩人各分南北,思念只能留在心里。

再说刘书堂师范毕业后回到家乡,当了教书先生,时时想着王娇。经常书信往来交流着思念之情。最近一个时间刘书堂写了很多信和王娇商量结婚的事,也不见回音。莫非她变心了?刘书堂盘算着,决定去王大庄走一趟弄个明白。

正当刘书堂起身去王大庄看王娇时,他本家的一个哥从王大庄过来捎来口信,一下把刘书堂惊呆了。原来王家遭了土匪,王娇被岳大麻子抢走做四姨太了。不幸的消息把刘书堂击得躺了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他还不死心,决定亲自跑一趟看个究竟。这一天,刘书堂找人代课,天不明就骑车去了王大庄,到了太阳落山才回到家。铁的事实让刘书堂心碎了。他神经晃忽,不停地自语,怎么可能呢?好好的咋被抢走了呢!刘书堂哭哭笑笑,脸不洗,头不梳,胡子不刮,魔魔叨叨,疯疯颠颠。家人看他神经了,赶紧找了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将他拿住送到精神病医院。经过半年多的治疗才恢复正常。在家又经过一段修养恢复才算彻底好了。家人又和学校好说歹说才让他继续执教。刘书堂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在乡中学认真教学,不久成为学校的优秀教师,深受师生地欢迎。后来刘书堂在家人的干预下和临村的一个姑娘结婚成家。生有一男一女,过着平淡安静的生活。

岳大麻子的队伍随着岁月的流逝越来越大,成了当地不可小看的一支武装力量。日本人拉拢他,我们党教育他要爱国,不当亡国奴。岳大麻子玩起了两面三刀,当面说得好,背地里投靠日本人,干些残害百姓,破坏统一战线的汉奸勾当。抗日政府决定用武力教训他,他听则罢,不听则消灭之。

这一天一个卖针头线脑的中年人,挑着担子摇着货郎鼓叫着:“大针、小针、绣花针,插花、发卡、绣花线……”来到岳大麻子寨子大门口。

稍后从大门里走出一个仆人模样的女人,来到货郎跟前说:“我要一个发卡,多少钱?”

“五分钱!”

女人从腰里掏出钱给了货郎,又瞪了他一眼说:“要是不合适,回头你来了要给我换个好的啊!”

“好!大妹子,你就放心用吧,一定会让你满意的。下次来了要啥咱再说。”

回到屋里女仆人从包发卡的纸里抽出一张纸条来,上写着:“尽快了解岳大麻子的动向和武装情况,择日动手。”

女仆人张嫂去给四姨太送水,随手关上门,悄悄在她耳边叽咕几句,迅速把纸条递了过去,说:“岳大麻子要投靠日本当汉奸。上级要我们了解岳大麻子武器情况和军力部署,他的日子长不了。”

四姨太看了两眼,立即烧掉说:“我记住了。”

次日,四姨太满脸的春光,假装有事到村里转转,笑嘻嘻地给站岗的士兵打招呼。正走着忽听一个炮楼里传来说话声:“听说咱们要跟日本人了?”

一句话惊得四姨太停下来。

“谁说的?”

“我听司令的勤务兵说的。勤务兵是俺老乡,那天请我喝酒时,喝多了说出来的。”

“那不等于当汉奸了吗?”

“可不是吗!”

“我不干!”

“你不干能向哪走!”

“我跑!”

“你能跑了?你看这四周有五个明碉堡,还有四个暗的都有人看着,你跑不要命了?”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四姨太都记在心上。

四姨太和岳大麻子本来就不是一条路上的人。自从被抢来就没安静一会,整天想着跑,就是跑不出来。在张嫂的开导下,她渐渐明白了不少革命道理,帮游击队打掉岳大麻子重见天日,也是四姨太的心愿。所以四姨太积极向张嫂靠拢,把所见所闻写了一纸片,背面又画了岳大麻子土围子的地形图和明暗堡分布情况交给张嫂,很快传到游击队。

秋天的一个下午,岳大麻子带着所有人马参加完加入日本外围队伍收编仪式后,更换了服装和武器浩浩荡荡从县城回村。岳大麻子骑着高头大马,吹着小曲,在卫兵的簇拥下正逍遥自在地向前走时,忽然从路两侧密密麻麻高粮地里冲出一群人来,枪声大作,手榴弹像雨点似的向人群飞来。刚换了军装的土匪,还没来及弄清情况,就被这群穿戴破烂高喊交枪不杀的游击队员打得死伤遍地。一个高个年轻人对着岳大麻子高喊:“岳大麻子,我们是抗日游击队,赶快交枪投降,不然就没命了!”

“老子靠的是日本人,怕你个球!”

话刚落地,连同骑的高头大马一块倒在地上。喊话的高个年轻人就是高爽,他对着岳大麻子“啪!啪!”又补了两枪,从此岳大麻子上了西天。半小时后战斗结束,土匪死伤一大片投降跑掉的也不少。一个队员对高爽说:“高队长,土匪投降82人,死45 人,伤36人,还跑了一部分。”

“好,收拾战利品,向岳大麻子的老窝走一趟。”

随后扭脸向投降的土匪说:“我们是太行抗日游击队的,愿意加入抗日游击队的跟我们走,不愿意的可以回家务农,要是回去再干土匪,与人民为敌,让我遇到了就不客气了。好,自选出路吧!”

话刚落,忽啦啦十几个人跑到高队长身边说:“队长,我们跟你干,我们也是穷人出身,早就不想干土匪了,更不愿当汉奸,只是没法子。”

“好!我代表游击队欢迎你们加入自己的队伍。从今天起你们就是抗日游击队的一员了。”

有几个人吞吞吐吐地说,家里有老有小想回去种地。

治疗男性癫痫病去哪好
癫痫病可以采取手术治疗吗
武汉专科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