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栈连载小说】红尘孽债:梧桐巷 七十六

笔名近代诗词2022-04-26 10:54:100

七十六章

我所在的单位经济效益每况愈下,有本事的人不是下海就是调走。我现在每个月只发二百多元生活保障,到1998年公司基本没人上班了。赵海每个月的工资除去抽烟,人情来往还要照顾乡下的父母,这样一来经济就很拮据。于是我去找琥珀表弟,谈工作调动的事情。“现在晚了,各单位都把人当作一个包袱,都在减员增效。现在机关事业单位的职数控制的很紧,只有市长签字才能进人,当初我跟你说,你不听老是想着丈夫好,一切都为了他,可是他根本就不是有才的料,知道吗?赵海在外边影响很不好,你要好好地说说他,弄不好将来第一个下岗的就是他。”

我脸红红地走了。

今天是礼拜天,赵海来了个乡下同学,听说是大队书记,他们是很要好的朋友。我和赵海说,今天我们不要去饭店就在家吃好吗?赵海同意了,我把菜买来一样一样地做好了。

“琼,过来和你说件事。”

“什么事?”

“朱书记这次来是为了他孩子上学的事,他想把两个孩子弄到市一中读高中。我不认识一中的校长,所以朱书记想请我那个同学帮忙。”

“哪个同学啊?”

“你忘啦,就是百货公司的茉莉。”

“是不是作风不好的那个女人?”

“瞎说,你看到人家有什么不妥了?噢,噢,噢。对了。她和市一中校长是老相好,上次几个同学在一起吃饭,她把那位校长也带来了,在喝酒当中我们几个同学去洗手间,回来一推门,弄得可尴尬啦。”

“怎么啦?”

“那校长抱着茉莉在一起啃呢?哈哈哈……”

听到这些我就不高兴:“行啦,行啦,不要再说啦。都是些垃圾,你们这些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些什么玩意。”

“你知道她以前,知道现在吗?听说她在我们市和好多男人呢?她的儿子是和外边男人生的,她老公是个废物,连夫妻生活都不能过。所以她经常勾引男人,因此常被人打得不像样。她是我高中同学,上晚自习的时候,就和男生出去逛街,同学都知道她是善交际不学习的女生。”

“在这样的女人身上,你不要费嘴皮给我上课了,知道就好,以后不要和这样的女人来往。恶心。”

“知道了老婆。”

我和赵海说话时,朱书记和他爱人还有孩子都来了。大家吃完饭,事情也说好了。

一天,赵海又带来个叫吴仕的同学,小吴两口子做服装生意,他今天来是想向赵海借点钱,我借给他了,就这样以后吴仕经常和赵海在一起。

吴仕有点事情就来找赵海,他们商量想租个柜台卖皮包。赵海问吴仕:“你想租赁哪里的柜台?”

吴仕说“想租供销大厦的。”

“那里的经理我不认识。”赵海说。

吴仕说:“我今天就想和你说说,那里经理就是我们同学茉莉的叔叔。托你面子今晚我请茉莉吃饭,请她帮忙和她叔叔说说。”

“那你直接和她说就行了,你和她也是同学。”赵海说。

“赵海,我没有你的面子大,他喜欢你,上学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

“那好吧,我试试看。”赵海被吴仕捧得晕头转向。

赵海又和我说:“晚上请茉莉吃饭你也去吧。”

“我不去,我根本不想看到你的这些同学,更不想和他们一起吃饭。”

“老婆,你看不起我吗?人家的老婆经常和老公出去吃饭的,你为什么不和我去呢?”赵海很不高兴。

我怎么不想和自己的老公去呢,看到我的同事和老公在一起出双入对,其乐融融,是那样的幸福,心里总是酸酸的。就像人常说的那句话,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

我有心不想让赵海去,又担心得罪了吴仕。这样一放不大紧,从此以后小吴经常请赵海和茉莉在一起吃饭。

一天,赵海和我商量,说:“单位鼓励职工搞第二职业,还允许离岗创业呢。我想买台水磨石机和小吴一起干第三产业。”我没有同意:“人家小吴是个做生意的,你行吗?你不是做生意的料,以后不要和这样的人掺和在一起,把你工作干好就行了。”

市里决定规划局的基建科人员划归城建管理,赵海回家和我说他想去城建,城建大队长说,赵海过去就给个副大队职务。我听赵海这么一说,就说:“你们现在的工作我也搞不懂,看哪里好你就去哪里吧。”

就这样赵海调进了城建大队,从狗窝里掉进了狼窝,整天喝得是走路打弯,尿尿划圈,说话打嗝,醉生梦死。每天晚上都喝到十一二点才回家,车库门开了也不知道锁,他的摩托车还有我和女儿的自行车都去“扶贫”了。

一天晚上,赵海9点就回家了,到家就打电话,“喂,头,那个女人回家了,没和那男人去,我一直跟到那女人家门口,看到她进家我才回来。”

赵海放下电话,我问他:“你打电话给谁的?哪个女人回家了,没跟哪个男人去,我怎么听不懂?”

“我们的领导,今天带他的老情人吃饭,那个情人又带了另一个男人。领导怀疑他的老情人和那个男人有一腿,吃完饭,那个女人没理我们扭头就走了,所以领导让我跟踪她,看她去那里,是不是跟另外男人去了。”

我听赵海说完,心想,领导人怎么可以这样,不可思议,败类。是自己落后了,还是现在的男女生活改变了呢?自从单位发不上工资后,我就在父亲的诊所里打工,每天都很忙,忙完诊所就忙孩子和家庭。

赵海在外边碰到不顺心的事,到家就摔东西,闹得四邻不安,我忍无可忍的时候就发疯地骂,他看我发疯就装孬种了,每次都是这样收场。第二天一早起来我想和赵海评评理,已经找不到战场了,他早把乱七八糟的家打扫得干干净净,并且把饭菜做好,弄得我哭笑不得。唉,日子就这样过吧,哪个男人没有毛病啊。

一天,我正忙着给病人拿药,春兰来了。“有事吗,小兰?”

“有,等你忙完我和你说。”

我把药抓好,交给病人。问:“小兰,什么事情说吧。”

“我问你,你要和我说实话。”小兰贴近我的耳边,轻轻地说。

我顿时紧张了起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有说什么话快说,搞得神经兮兮的。”

“别开玩笑了,和你说正事呢?我去你家几次了都没找到你,今天在路上碰到你姐姐才知道你在诊所。我想问你,赵海是不是在外边有女人了?”

“没有,没有,他每天喝得那样谁要他啊,地球上还有我这样笨的女人啊。”

“你对他太放心了,太相信了,我跟你实话实说吧。我到你家找你,你们楼下看大门的老太太跟我说,每天你走后,大约上午九点左右,赵海就带个女人回家。”

我听了心肺都要气炸了,没有证据,只好忍着。赵海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那段时间我心里很矛盾,晚上12点电话响了,我的心一颤,急忙抓起电话,电话里传出赵海的声音,喂,我不回家了,在同学这里打牌。我没有回答挂上电话,知道他不会和好人在一起的。

一天早晨赵海回家了,拿几件衣服回来,我问:“哪来的这些衣服?”

“是同学茉莉送的,老婆你看人家做的这些衣服跟买的似的。”

“那个女人为什么给你做衣服。”

“她最近找我办好几件事,给我做几件衣服有什么关系啊。人都像你这么小气。”

还没等赵海把话说完,我气愤极力,张口就骂:“放你狗屁,给脸你不要是不是,我问你,你带那个女人来家睡几次了?”

“老婆你说什么啊,我带哪个女人啦。”我和赵海争吵了起来,赵海始终不承认带了女人。我找到小吴,说赵海和茉莉的交往,超出同学之间的关系了。然后我又找赵海的几个同学说了,没有想到,他们同学听我说后都笑了起来,搞了半天他们都知道这件事情,只是我蒙在鼓里。晚上赵海的同学把我们和那个女人找到一起,狠狠地批评了赵海一顿,事情就这样算过去了,我也没有把这件事情再放在心上。

今天赵海提早下班,回家就把饭菜都做好了。“老婆吃饭。老婆,我们单位要搬到新楼办公了,今天我们新办公室打扫好了,副大队长的牌子也挂上了,头头说了搬过家,就让我在副大队长办公室里办公了,哈哈哈……”

“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了,等宣布了你再搬进去,这样更好。”

世事难料,还没等宣布就变了。晚上赵海单位的领导来电话说,事情有变化了,建委要在城建大队搞试点,要投票选举副大队长,现在候选人连你有三个,在三个人中间选出二个。赵海挂上电话就和我说,事情变了,本来准备提二个,上边也就批下来我们二个,现在又多出来一个。我问:“这个人有后台吗?”

“这个人的父亲是镇里的党委书记。”他说。

“肯定人家做工作了,平时你不听我的,让你给头头送点钱,你就是不听,一天到晚就是骗吃溜喝,选什么选?你放弃吧。这是人家叫你让位的一种权术,不是不让你干,而是你没有选上,不相信,你到时候看结果就明白了。”

“我干不干倒无所谓,可是战友和同学还在等喝我的上任酒呢?”

“这才叫天算不如人算,人算不如心算,你放弃吧。”

赵海躺在沙发上一句话也没有了。竞选那天,赵海果真落选了,选举完了,单位自然要庆祝一番,大吃大喝一顿,赵海喝完酒回到家神情沮丧,垂头丧气,伤心至极。这是他转业到地方后,唯一的一次没有醉酒,虽然没有醉酒,可是他失魂落魄的样子,也挺可怜的,比醉酒还难看。为了安慰他,我说了很多好听的话:“你不要为这事懊恼,人的一辈子没有一帆风顺的事情,干不干无所谓,钱又不少一分。话又说回来,你也不是当官的料,你一不会送礼,二不会请客,三不会拉关系找后台,官帽子凭什么给你戴?你有多大能耐我还不知道吗?无官一身轻。只要我对你好,女儿对你好,我们这个家过得美满和睦,就是最大的幸福,比你当什么样的官都强。”

此后我处处体贴关心他,他却以怨报德,让我痛苦的生不如死。

哪家医院治癫痫好
幼儿癫痫怎么治疗呢
癫痫患者如何正确用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