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荷•暖】穿睡衣的新娘(小说)

笔名抒情散文2022-04-14 15:12:470

明天就是结婚的日子,刘知非和母亲一起在新房整理。房子搞完装修不久,似乎还有股淡淡的气味。

刘大妈把糖果、香烟装好,又包好一个个小红包,这是明天迎亲时的敲门砖。她又把儿子的礼服挂好,用手抓住下摆,用力抖了几下,衣服熨烫得整整齐齐,她满意地笑了。

她还不放心,又把所有的礼品,小饰物全部检查一次,又在心里过了一遍,觉得没有什么遗漏,方松了一口气。

她把儿子叫到客厅,仔细地叮嘱:“明天不管小雅家里提出什么条件,你都只管答应,欠了债,我和你爹拼了这条老命,也要帮你娶上媳妇,你不要有顾虑。小雅是个好姑娘,勤恳踏实,你娶了她,一辈子都享福。她母亲蛮横一点,也是为了自己的姑娘。你要多想小雅的好。”

刘老头在旁边抽烟,不住地点头,刘大妈对老头狠狠地说:“这是新房子,你到外面去抽,不要搞得到处是烟味。”

老头子悻悻不乐地出了门。

刘大妈又把小儿子叫过来:“明天你跟你哥一起去迎亲,见机行事,不要让你哥搞出什么事来。”

“妈,放心吧,不就是钱的事,我知道怎么做。”

刘大妈不放心,又拿出一万块零钱塞给小儿子:“你一定要办得妥妥贴贴。”

小儿子惊疑道:“妈,会不会太多?”

“有备无患。小雅的母亲难打交道,多带点,不要失了礼。”

刘知非洗完澡,躺在床上想心事。他和张小雅一年之前经人介绍认识,那时候的他,刚和前女友分手,意志消沉,浑浑噩噩,母亲担心不已,四处托人给他介绍女朋友。后来,他的姨妈就介绍了张小雅给他。失恋后的人需要精神寄托,张小雅人好,体贴入微,两人聊天得知居然是校友,他大两届,这一层关系拉进了两人的距离。但真正打动刘知非的是张小雅会持家。

他是一个程序员,每天起居不定。自从两人确定关系后,张小雅都会给他做好饭,中午是送到公司,晚餐是到公司的单身宿舍去做。张小雅厨艺高超,硬菜,素菜,样样在行,即便是青菜豆腐汤,也唇齿留香。看着她在厨房忙,他经常会忍不住上去从后面抱住她的腰:“小雅,你真好,谢谢你!”

不愉快的时候也有。两人相处后的第一个端午节,刘知非提了两瓶酒和一条烟,外加五百块钱的红包去准岳母娘家。

准岳母沉着脸问:“你就是陈翠莲的大儿子?”

陈翠莲是刘知非妈妈的名字。他忙不迭地说:“是的,是的,我就是。”

“媒人呢,把你夸得像朵花一样。长得帅气,又会赚钱,人又专一,我看嘛,也不过如此。对了,你在市里买了房吗?想娶我女儿,没有房那可不行的。”

张小雅在旁边听不下去了,推了母亲一把:“妈,你干嘛呢,今天可是过节啊。”

吃饭的时候,张父也没有放过他,一杯又一杯的白酒倒了他,不喝就是不给面子:“我老张的女婿可不能像个娘们一样,连酒都不会喝。不喝酒那是怂蛋!”

他哪里敢不给老岳父面子,也不想做个怂蛋。只得拼着喝,可怜他平常滴酒不沾,现在是喝得找不到北,胃也翻江倒海,二两白酒下肚,醉得人死不知,怎么回的家也不知道。

过了几个月,结婚的事慢慢也提上了议程,张家开口要彩礼是25万8。这在他们那里已经是很高的了,当地最高不过20万8,刘家刚在市里买了房子,搞了装修,一下子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张小雅在中间斡旋,她妈大发雷霆:“你个死丫头,还没嫁过到,胳膊肘就已经拐过去了。你弟弟就要结婚了,不多要一点,你弟弟到时候上哪里去搞钱结婚。”几番波折,最后敲定20万8千。

想起这些,刘知非叹了一口气,他参加工作后的全部存款只有40万,房子和彩礼已经用了120万,这些缺口都是父母补上的,过几年弟弟又要结婚了,家里现在欠了30多万的外债,想想都头痛。他更心疼的是父母,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还像两个壮劳力一样拼命赚钱。他俩把他和弟弟拉扯上了大学,本来想是可以享清福了,可世道变了,现在养儿是负担,男多女少的状况使得婚嫁市场,女孩的身价节节攀升,有两个男孩的家庭,想想都可怕。

正当他想着这些事时,手机响了,他拿过来一看,是前女友打过来的,他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摸了摸头发才接通。

“知知,我想你。我好后悔,我不该离开你,我还是爱你的,知知。他一点也不好,不关心我,不管我,现在还在外面玩,我不开心,我很不开心!我没有办法,我妈不让我嫁给你,嫌你家是农村的,可我是爱你的,我没有办法,真的没有办法。”对方语无伦次,声音高高低低。

“Angel,怎么了?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我,我不开心,我很不开心!知知,你陪我说说话,知知,你向我求婚吧,你向我求婚,我一定嫁给你……”

电话挂断了。刘知非再打过去,已经关机了。Angel是他的前女友,在大学就开始谈,他很爱她,两个人也很合拍。Angel喜欢看电影,他陪他去看,新片上映,首映一般是晚上12点,就算第二天有工作,他依然陪她去,他想给她最好的,他以为他们这么相爱,肯定要在一起的。

变故发生在毕业五年之后,Angel找了一份外企工作,工资节节高,他还是一个小程序员,每年挣个10万就了不得。Angel的妈妈开始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两个年轻人又冲动,一下子就分了手。没多久,前女友找了个老外高管,每天在朋友圈晒别墅,晒旅行照。他也找了张小雅,从此彻底完蛋。

网上有句名言说得特别好:男生要珍惜25岁之前的时光,因为在那之前,你学习好,有人喜欢;你体育好,有人喜欢;你弹琴弹得好,有人喜欢。过了25岁之后,女人只喜欢有钱的男生了。

现在Angel又打电话过来,让他又想了之前的那些事,心又开始痛起来,漫延到整个心脏。他狠狠地擂了胸口一拳。

明天就是儿子结婚的日子,刘大妈和刘老头也一直睡不着,两人躺在床上,又仔细地核算了一下,该请的亲戚是不是都请到了,每个桌子上要摆放的烟是不是都有,两个老人不放心,又下床检查了一遍。

刘大妈说:“过了明天就好了。希望小雅她妈不要去什么幺蛾子就好。”

刘老头说:“不会的,到了这个时候,刘秋玉也应该识大体。体体面面过了这一关就好了。”

“我还是放心不下。”刘大妈说。

她又去敲小儿子的门,小儿子睡得迷迷糊糊:“妈,干嘛?明天还要早起呢!”

“小崽,明天你要警醒一点,看着你哥,一定要顺顺利利地把你嫂子接过来。你比你哥老成,妈信你。”

“妈,我知道了,我会看着他,你放心吧,我要睡了。”

刘大妈躺地床上,翻过来复过去,煎烙饼一样。她想了四十多年前的一桩旧事。

那时候,她还是个年轻小姑娘,泼辣能干,是十里八乡都知道的“小辣椒”。当时还有一个叫刘秋玉的,长得像块美玉,两个小姑娘虽然住得远,但上学时一起玩,渐渐成为无话不谈的“闺蜜”,那时候好得蜜里调油。高中毕业后,都在乡里务农,但还是无话不说。

有一年,镇上的小学想找个老师,校长把乡里高中毕业的几个人搜罗了一遍,陈翠莲和刘秋玉都榜上有名,考了几回,陈翠莲当上了一名光荣的代课老师,刘秋玉继续务农。不久乡里却传出风声,说陈翠莲这个代课老师是和校长睡觉睡来的。

陈翠莲不愧是“小辣椒”,她表面不声张,私下明查暗访,查到流言的来源竟是她最的朋友——刘秋玉,她气得要死,质问闺蜜为什么泼脏水。

刘秋玉说:“我们文化水平差不多,凭什么你能当老师,我就要守在农村。再说你没和校长睡觉,那你慌什么?”

两人正式决裂,后来嫁了人,以为这一辈子再也不会见,可没想到,媒人把刘秋玉的女儿介绍给了儿子。从知道的那天起,她就一直悬着心,根本放不下来。

刘大妈辗转反侧,朦朦胧胧中,似乎看见刘秋玉逼着儿子磕头,才能娶她女儿,又叫儿子以后要是生了小孩,必须姓张,迷迷糊糊中,天微微亮了。

这天是张家嫁女的日子,一大早,住得近的亲戚都来了。在张小雅的闺房里,六个伴娘正嬉嬉哈哈闹成一团。一个女孩子急急忙忙叫张小雅换上新娘裙,她刚套上去,就觉得不对劲,一看是穿反了,几个女孩笑着上气不接下气。

帮小雅化新娘妆的是她的同学琳琳。琳琳在市里开了一家婚纱影楼,小雅人生中的大事,她必须亲力亲为。

张小雅脸红彤彤的,不知是因为妆的缘故,还是心情激动。她期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她想起去玉泉中学读书,第一次开表彰大会时,耳朵里老是听到老师念“刘知非”这个名字,一会儿是“三好学生”、一会儿又是“优秀班干部”,“知识竞赛语文二等奖”、“数学一等奖”、“物理一等奖”,她小声问旁边精能时事的同学,这个刘知非是谁,怎么这么厉害,同学说:“就那个,站在一排人最中间那个,高个子,瘦瘦的。他好厉害,每次都是年级第一名,老师可喜欢他了。”

小女孩总是喜欢成绩好的,从这之后,她经常去初三年级的教室前面玩,经常也可以“偶遇”到刘学长,但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

刘学长从他们学校毕业后,又考上了全县最好的高中,后来,就慢慢没有消息了。

她27岁,还没有结婚,虽然谈了几个,总是不趁意。妈妈骂她:“你是要嫁太子哦。”

有一天,媒人上门,让她去相亲。她最反感的就是相亲,觉得感情要水到渠成。但妈妈扬起了拳头。她硬着头皮去,想着吃一餐饭就走,再问就说不合适。哪知她一眼就认出相亲对象就是她少年时的偶像——刘学长。她觉得老天爷还是很有灵性,一下子就帮她找到了意中人。

两人都很满意对方,虽然她觉得学长经常心不在焉,但人都是她的了,她一点也担心。

琳琳在小雅在头发上绑上各式各样的夹子,取笑她:“刘学长还不来,小雅都迫不及待了。”

在大家的哄笑声中,张小雅羞红了脸,比苹果都娇艳。

一个伴娘说:“待会新娘敲门,我们要多少红包呀?”

琳琳冷笑一声:“想娶到我们小雅,可得让他付出点代价。”

她口里说着话,手上并没有放松,但毕竟分了神,张小雅叫了一声痛。

“还是适可而止吧,为了结婚,他家都掏空了。”张小雅怯怯地说。

琳琳停下来,放下身子,盯着张小雅的眼睛说:“错,男人只有付出越多,才会越爱珍惜你,因为成本太高,他后悔不起。”

刘知非一行人开着一色的宝马来到张家坳,这里已经成了欢乐的海洋。帮忙的、看热闹的,帮忙兼看热闹的,个个欢天喜地。大家大大方方看着张家女婿,听刘秋玉天天在村里夸奖这个女婿有能力,现在一看,果然一表人才。大家纷纷羡慕小雅,有福气嫁得好。

新郎要过的第一关是用红包敲开新娘家的大门,几百块的红包分成好多份,包里一块,两块,十块都行,大家纷纷抢夺,图个热闹喜庆。

刘知非去敲门时,传来一个声音:“要进我家大门,没有两万可不行,包个红包,门马上就开。”

分明是岳母的声音。刘知非惊呆了,他没有想到,岳母在这个时候狮子大开口。旁边的人也惊呆了,这个时候大都图一个热闹,怎么能把新郎堵在外面呢。

刘知非的弟弟马上前去:“亲家娘,我们没带这么多,先欠着好不好,到时候一定拿过来。先让我们进去吧,耽误了时辰可不好。”

“小屁孩,我可不听你空头支票,没有真金白银,休想敲开我家大门。”

四下乡邻议论纷纷,都觉得刘秋玉做得太过火,哪有把新郎倌拦在门外的道理。

刘知非知道不拿两万块钱出来,他这个准岳母娘是不想转正的。他想起母亲的嘱咐,咬牙切齿:“给!”

两兄弟把口袋里的钱都找出来,凑上两万递进去。

张家的大门终于打开。刘知非脸色铁青,喜庆的气氛荡然无存,来道喜的人们也收了笑脸,场面尴尬。

新娘的闺房内,小雅的化妆工作终于完成,大家在给她做最后的装扮。一个伴娘说:“小雅真漂亮,以后一定会幸福!”

琳琳看着红光满面的小雅,有一丝莫名的情绪在心底流敞。

她想起了十三岁那年,她第一次见到刘知非,心乱跳,脸发烧。学长高高帅帅,是学校的名人,走到哪都自带光环。她写了好厚一沓的信给学长。她鼓起莫大的勇气在放学路上拦住他,递给他,带莫大的期待眼睛看着他,可是,他不接,冷冷地说:“我只喜欢学习!”

她少女的自尊一瞬间被击得粉碎。直到现在,她还记得他那冷淡的脸和那冷漠的声音。

呵,他只喜欢学习,现在还不是要像条狗一样地来求亲。

闺房门被敲响,一群女孩子冲过去堵在门后,大喊:“红包,红包,红包。”

“美女们,行行好。开门啊。”

“塞一万块红包进来,立马开门。”琳琳高喊。

屋内的女孩惊呆,她们看着琳琳,感觉玩得有点大。

小雅说:“琳琳,意思一下就行。”

琳琳说:“小雅还没嫁就开始心疼老公。看我的,新郎听着,快塞一万块红包进来,小雅正等着你呢!”

外面几个男人面面相觑,见过闹亲的,但没这么狠的,开口就是上万。几个人扯开口袋,硬是凑不上一万。

“小雅,开门啊,我是知非,我来娶你了!”

张小雅再也忍不住了,她想扑到门边,把门打开。可琳琳指挥两个女孩,把她压在床上,动也动不了。

门半天没开,讨价还价的声音此起彼伏,眼看十一点到了,回酒店还要一个多小时,还要祈求不堵车。十二点是要开席。

刘知非也不喊门了,他怒火升腾,别人都是高高兴兴地结婚,怎么到了他这里就弄成了这样。

弟弟见他面色不对,按住他:“哥,哥,冷静一点,嫂子是个通情理的人。”

可他再也不想冷静,他把捧花砸在地上,狠狠踩了两脚,犹不解恨,又踢出好远。无辜的花儿惨遭摧残,七零八落,孤零零地躺在大厅里。

刘知非头也不回地冲出张家大门,打火开车,一路狂飙。他不知道要怎么办,思绪纷乱。

这时候有电话进来,让他冷静了一点。

“知知,我听同学说,你今天结婚,你也没请我,我也不知道。但我还是要祝你幸福。”

“Angel,我结不成婚了,没人要我。为了结婚,我家里都掏空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酒店的大堂里,还有上百的亲友等我呢,现在却连新娘都没有!”

“你别这样,你这么优秀,肯定会有人爱你的!”

“Angel,那你爱我吗?你昨天晚上明明说爱我的。还说要我向你求婚。”

“啊,我说过那样的话吗?可我昨天晚上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不过,说话要算话,如果我说过这话,那刘先生你得先向我求婚。但是,现在这么紧急,我可以先帮你把酒店的场面撑过去。”

华都国际大酒店从来遇到过这样的事,一楼的结婚宴临近开席,却被通知临时要改新娘名字。客人是上帝,没办法,全体员工出动,临时制作新的招牌,一点纰漏都没有。客人非常满意,连连称谢。

美中不足的是,新郎西装革履,新娘却很仓促,穿着睡衣就敢来结婚,还笑得一脸灿烂。

婚礼过程也不顺利,一个哭得稀里哗啦的女孩,穿着婚纱跑进现场,脸上的妆被泪水冲得一道道的,她冲着新郎吼:“我做错了什么?”

许多许多年后,当新郎新娘都老了,新郎如果还总是追问为什么会突然嫁给他?

新娘就会说:“当时觉得婚礼没有新娘可不行,你会好丢脸。就想着先帮你充一下门面,哪知道,一充就充到现在呐!”

治疗癫痫病的好方法
治疗反复性癫痫哪能治好
癫痫病常见临床表现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