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小六记事 (小说)

笔名抒情散文2022-04-22 11:32:500

小朱对小六说:“我知道我还没有变坏,而你也一向听话。”

小六说:“那又怎样?”

小朱说:“我想我们应该去做点有意思的事。”

小六说:“有意思的事?”

小朱说:“对,就是有意思的事。”

小六说:“不行,你消失了好几月,肯定又弄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了。”

小朱有点迟疑地说:“没事,相信我。”

一、

小朱带着小六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一座山旁,这座山并不高,但是山上却黑乌乌的。小朱和小六都知道,这源于去年冬天的一场火,将山上所有的树木和干草烧的一干二净。

那一天刚好是阴历二十八,马上要到除夕的日子了。火起时,也曾报过警,但是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于是附近的居民便赶快将山下所有火能烧到的地方清除的一干二净,山便光秃秃的了。

“要上山吗?”小朱问了问小六。

小六笑了笑,看了看小朱又回头望了望,说:“去山上做什么,上面什么也没有。”

“是,但还是有一样东西。”小朱卖弄着独自上了山,他知道小六会跟上来的。

“什么东西?”小六眨了眨眼镜,有点好奇。

“上去就知道了。”

山本应该光秃秃的、黑乌乌的,这一点存在于小六的脑海应该有三次了,因为她不时常关注这座山,而是在上学的路上偶尔望南一瞥,看见山上没有一棵树木发出绿意,也从未见过一只鸟从往南飞去。

她大概连鸟都很少见,小朱也是这几月以来初次见到,听妈妈说他去了很远的地方。

可是当她紧跟小朱的步伐时发现,这条年幼时爬过的如今黑乌乌的土地上面,却长满了杂草,她的世界一下变出了新意。

她想把这份惊喜马上告诉小朱,但抬头一望,小朱已爬到了半山腰。小朱停住了,并未回头看,好像盯着山上的路。

她知道他在等她,可等走到他身后,心中的那份喜悦便随风而散了。换之而来的是“你怎么站着了,我能跟上你的”。

“我知道,我只是在找一条路。”小朱漫不经心地说着,左看看右看看。

“什么路?”小六有点气喘。

小朱回过头来,脸上的皮肤有点黑。“我在找小时我把你鞋子扔掉的那条路。”

“鞋子?”小六惊诧道:“你啥时扔过我鞋子?”

“你不记得就好。”小朱笑了。

“可你这么说,我好像有点映像了。”小六认真地想了想。

“那你不会怪我吧。”小朱挠了挠头。

“会的,除非你今天也让我把你的扔在那。”

小朱嘿嘿一笑,没有多说便拉起小六的手,朝一条小径而上。小六顿住,一晃之间风吹得她打了个机灵,想要挣扎却没有挣扎,便依着他了。

思绪突然变得短暂起来,不高的山就已踩在他们脚下,小朱欢喜地指着山的南边,“你看那边。”

小六被眼前的一切顿住,她好久没看过那边了,绿油油的村庄,绿油油的麦田,一种熟悉的感觉突然涌上心头。

她好久没爬上这座山了,大概有三四年了吧。山的北边,却是不高的平房,轰隆隆的工厂。

“我们去那边吧。”小朱意犹未尽地道,小六点了点头,一声不吭地任由他拉着往山下走去。

从山往南下,好像没多少路,但是杂草却比山那边要多,再往下就是低矮灌木。小六很纳闷,为什么那场火却只烧了半边。

小朱用双手拨开灌木,为小六打开一条通往绿色世界的大门,从上至下,可以看出高耸的槐树掩盖了整个天空。小朱停了下来,回头望着,小六朝着他的方向看去,只见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就勿地关上,黑乌乌、光秃秃,全部挥之脑后。

“这里好像有个洞?”小六叫道。

小朱神秘的一笑,“这里还有好多好玩的东西,来。”说罢,就拉着小六进了洞口,小六有点害怕,她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摇晃,有数不清的声音嘶嘶地响起,可又仔细去听,听见的只有她的脚步声。

在忐忑中进了洞口,小朱俯下身来,擦亮了火柴,点燃了一支蜡烛。小六惊讶地看着小朱的动作,小朱点燃一支,紧接着点燃第二支、第三支、第四支……一直到第十六支,小六突然一声大叫,她眼前的一切就开始变得模糊起来,等定了定神,小朱已经站到她面前嘻嘻地笑着。

“你不用怕,这里我常来。”小朱道:“来,我们去那边。”

“不……”小六拒绝着,可这个不字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拉她坐到了两排蜡烛的另一头,并且小朱让她坐到了正中间的位置。“你弄这些做什么?”小六看着他,“怪吓人的!”

“好玩呀,这几月来我一直都睡在这个洞里,任何人都找不着我,我就觉得很开心。”

“这里不好玩,湿漉漉的。”小六还是有点害怕,尽管小朱陪着她,“我有点冷,我们回去吧。”

小朱狐疑了一瞬,道:“我让你看几样东西。”

“什么东西?”小六实在想不出小朱还有什么古怪的玩意。

小朱不说话,双手抓住一支蜡烛往上拔,感觉用了好大力气,小六疑惑地问:“你干嘛?”

终于,只听得一声闷哼,蜡烛就被拔了起来,下面竟连着一条黑乌乌的尾巴,缠住小朱的手臂,不停地蠕动。

小六被吓得“啊”的尖叫,猛地抬起头来,不敢再看就往洞外跑去,只见嘭地撞在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她抬头只见在昏暗的蜡烛光芒之下是一张映满褶皱的脸,微微地笑着。

小六害怕不知哪来的勇气撞飞了一根拐杖,到了洞外,只见周围一片绿色,不知方向。

二、

自从那一次惊险之后,小六再也不敢和小朱在一起玩耍了。尽管每一次早晨小朱都会以前一样在巷子那头静静地等着她,她都毫不理睬。

在上学的路上,她把自行车瞪的老快,可小朱总是能够在后面跟上她。她有时想停下来骂他几句,可是她又不敢,一如她曾经死皮赖脸地跟在他身后一样。

在这种惊恐的日子里,小六便时常做起噩梦来。有时她梦见小朱站在她床头,拿着那根燃着的蜡烛,黑乌乌的尾巴依旧在他的手臂上蠕动。她想醒来,可无论怎样挣扎,都无法苏醒。

小朱就那样站在她床头说着什么,可什么也听不见。

这样的情况一直过了半个多月。终于有一天,在她们吃过晚饭之后,外婆突然来仿,她一进她的房间,外婆就一直盯着她看,嘴里也一直不停地念叨。

她惊喜地叫了声外婆,你怎么来了。

外婆神秘而又敬畏地说:“我来看看六儿,你近期是不是看到什么东西了?”

小朱摇头,说没有。

外婆笑了笑,“那你最近学习怎么样?”

“还好了。”小六撒谎地道,其实前几天模拟考试成绩下来之后,她的成绩已经是大幅度地下滑。

“没事,没事。”外婆好像看出了她含糊的言辞,笑道:“努力就好。”

“嗯嗯。”小六应道。

“六六真懂事,真是个懂事的姑娘。”外婆摸着她的头慈爱地说,然后起身,“快去睡觉吧,外婆走了。”

“好的,”小六说罢就上了床,在外婆打开门的那一瞬,她突然睁大眼睛问:“外婆,你去哪儿?”

外婆微微一笑,“快睡吧,明天还上学呢。”

夜,渐渐深了。每到夜晚,小六总能听见好多有趣的声音,他们呼喊着跑来跑去,有时还捉迷藏。小六很惊奇,他们都不睡觉吗?明天是不是不上学?

小六是六岁开始上学的,小学的时光很是欢乐,她的朋友并不太多,但是有小朱、小林、还有小风及他的哥哥汪丹,他们在一起玩总是很愉快,那时有小朱、小林、还有小风和小风的哥哥汪丹。

而在这之前,她只剩下外婆,那时她还没来到镇上,村子里总是很黑,但那时有外婆,还有她喜爱的月亮婆婆。

时间仿佛都很漫长,所以根本没有什么离别的想法,也不知离别是什么意思。也许对于那时而言,离别就是父母出去好久好久,才会想起来看她一次,然后带来几件小小的玩具。

外面的声音依旧很是欢快,她不竟从床上起来穿上衣服,拉开窗帘爬在窗户向外张望。只见漆黑的夜一轮弯月映射出迷离的光色,有几个黑色的影子跑来跑去,有一个好像是小朱,她有点忐忑,还有几个恍恍惚惚的身影,这让她想起了她的几个朋友,有汪风和他的哥哥汪丹。

汪丹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她觉得他很是好看,可是汪丹在她心中却是非常懦弱,因为他胆小怕事,什么也不敢干。相反,他弟弟汪风就很胆大,他曾经烧过李阿姨的裙子,被李阿姨追着跑着好几里地,李阿姨无奈之下就到了汪风家里,向他父母讨要说法。

汪风被他父亲狠狠地打了一顿,嚎啕声一直叫到午夜,尽管父母一直叹息说,他家怎么生了个这么调皮的小孩,如若不好好管教以后怎么了得。可是她不管,她就觉得汪风很是勇敢,做什么事都一往无前。

她看那几个黑影中间有没有汪风,或者她哥哥汪丹,但是看了许久,都无法认出来。突然,有个黑影在月光下忽地站住,朝她看来,她吓得急忙拉上窗帘。果然是小朱,她不知道为何看到小朱这么害怕,可心里的恐惧总是源于那黑乌乌的尾巴。

过不多时,窗户外突然有了响动,犹如近在眼前。窗帘缓缓地拉开,映入一张熟悉的脸,小六被吓得缩进了床脚。

小朱探头进来,道:“小六,来,出来玩。”

“我不出来。”小六害怕地道。

“快点,我带你去看好玩的东西。”小朱伸出了一只手。

“不,我害怕。”小六哆嗦道。

“害怕什么?”小朱依笑嘻嘻地道:“有好多好玩好玩的东西。”

“不,我不出来。”小六哭了,“明天还要上学呢。”

过了很久,小朱才收回那只手,很是落寞地说:“好吧,那我走了。”

那晚,窗户外就再也没有过声音,在上学的路上,小六也再也没见过小朱。直到后来有一次,学校组织户外课程的时候,她在一棵枯树上,见过一只虫子,突然长出翅膀飞了起来,变成美丽的蝴蝶。

那只虫子变成蝴蝶之后并没有飞远,而是停留在她的面前。它有着黄红相间的翅膀,一双小眼睛炯炯有神地盯着她。过了一会,便振翅双翼,一个细微地转身向前方飞去,小六好奇,于是跟了上去。

穿过树林,穿过过几个低矮的土堆,蝴蝶便嗖地一下朝天空飞去,一如折起的纸飞机,总是不达人所愿。小六心急,脚下一空,便跌落了悬崖。

小六惊恐地大叫,可是她跑的够远,已无人听见她的叫喊。这时,那只蝴蝶又出现在她的面前,天空中飘下一朵白云,衬托住她的身体,她下降的速度突然减慢。

那只蝴蝶也很有神地向她眨了眨眼睛,她不由自主的上下浮动了双手,就感觉肋下生了双翼,在天空中飞翔起来。小六很是欢喜,她竟然会飞了,像小鸟一样,像电视里面的神仙一样,像……蝴蝶一样,她飞着来到山的上空,可是怎么也找不着她的老师和同学,而蝴蝶总是想引导另一个方向,于是她跟着去了。

一直往南飞,有一条蓝色的云彩横在空中,等到靠近,她才知道那是一条清澈的河流。她惊喜、尖叫,前面又看见了好多人影,他们都在看着会飞的自己,小六感到无比的骄傲,这比老师的夸奖同学的仰慕更加骄傲,她朝他们招了招手,像宇航员向全世界人民招手示意一样。

随之,她降落在大地上,又给他们一个自认满意的一个微笑,很多的人围了上来,有大人和小孩,还有老爷爷老奶奶,都指着她惊喜地叫着,因为太吵,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明白他们嘴里说着什么。

这时,从远处突然飞来一顶娇子,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小六平常的认观里,轿子是无法飞起来的。轿子是有四个年轻力壮的年轻人抬着,他们都脚不沾地,很快地飞来,但是小六并不惊奇,因为她可以比他们飞的更高,也许还会更快。

从轿子里走下一位老爷爷,他胡子花白,穿着一件褐色的衣裳,到她面前,惊喜地叫着,啰里啰嗦地说了一大堆,小六连一句话都没有听懂。这时有个年轻的大人说道:“他在问你,为什么你能在空中飞,你是怎么做到的?”

小六惊奇,她怎么会飞,她怎么知道,只是在空中扑腾了几下双手,就飞了起来。

那老爷爷又叽叽歪歪地说了一大堆,那年轻的大人又道:“我们的祖先在以前是会飞的,那时人人都有一双翅膀,可是现在,所有的人都不会飞。”

“如若我们还会飞,就不会在生死当中颠沛流离。”其中有位妇女感叹道,她手中还抱着一个婴儿。

“什么?”小六惊奇地回过头来。

“你不知道,这里有好多怪兽,非常凶残,我们又打不过它们。”那位妇女突然带了哭腔,又道:“只是我可怜的孩子,才三个月,就要受此磨难。”

年老的爷爷早已湿了眼眶,看着小六突然跪在土地上,举起双手,呜咽大喊:“幸得有所天助!”

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哭着喊道:“幸得有所天助!”

小六被惊地后退几步,她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要将发生什么。

好像是这声音震动了不安的生灵,远处一片树林里有许多的大鸟忽地飞出,所有人变了脸色,急忙站起身来。

“快跑!”那位老爷爷喊道:“小姑娘,快飞到空中,跟我们走!”说罢,所有人就开始往河流那边急速奔跑,没过多久,就只剩下许许多多移动的黑点。

天津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银川治癫痫病要花多少费用
治癫痫病哪里的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