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昼

笔名写景散文2022-03-30 22:20:130

夜,裁下半缕清辉,明澈暗眸;昼,攒下漫天星子,想似夜一样烂漫透明。——题记

云,斑驳陆离的,映红了天边一际,似火,如烟。远处,一群暮鸦驮着日色缓缓归去,只留下淡去后的黑黑一片。

这是夜近了。

残,微光,羸弱的影被拉向不知的遥远;萧秋,瑟风,残叶枚枚离逝枝尖,淡淡漓散沁甯微潢。

漫无边际的染料,几乎是要吞噬了人整个心灵。如霜的夜霭里,沧海一粟般的夫子,于芸芸淡淡的隙间静静地喘息着,只得铮开了眸子,却不敢大声,生怕划断这滑得发亮的黑绸缎。

也许,这般倔强地惧夜,只是因为,那个没有灯的的老巷,那个忘不掉的他,会在深夜里像碾碎的陀螺,在你心头的漩涡中辗转吧。他路过伊心灵的庄子,走时,把一份牵挂丢在了这里。只留下你,独自走过四季轮回,踏过千山万水。当周围静了,思绪就会倾倒往昔的碎石。那些朝花夕拾的惆怅,就会点燃蔓延无垠的留恋,寂寂地灼伤着不腐的夜。皱褶的韶华中那些旧去的笑容,都浸泡在被喧嚣温过的老酒里,翻转个滚烫。只是此时,你和夜独处,才愿意把心底揉碎的家珍拿出来细数罢了。就算全当是晒晒月光,也是一种臆酣的沐浴和释怀。那些掩盖在伤痛外面坚硬的铠甲,会在“冰簟银床”边,像剥洋葱般一层一层地卸去,然后把那日的海誓山盟赤裸裸地拍在你的睫下,无情地让苦涩流到牛仔裤上,留下深深浅浅的颜色......可是你知道吗?不是只有夜,可以倾听一份无言的相思,只是你执拗地把这一曲穿越千年的思念托付给了夜!指尖里流淌的那缕不柒纤尘的韵律,你,只愿抚琴与夜!烟雨红尘中,当你鞠一捧断魂的忘情水,妄想一饮而尽时,我想你是知道这些的。

混沌初始,世界极为安静,漫天星辰伴着宇宙的尘埃静静流淌。淡去了,淡去了。终于,清风欲起,散尽了眉间愁云点点;樱花撒落,揉捏成黑夜残红瓣瓣。

这是昼来了。

窗外的天空有些露白。我知道,雾月晨曦,黎明意味着和你的距离又近了一些。很想深深的睡去,脑海里绵绵不断的思念,却又让我固执地不肯入眠。

黑暗与黎明,为何你我同是颠倒的清醒与困顿!

不禁扪问,逝去的美,无言的结,是怎的一番滋味儿?它只会给你瞬息的甜,然后将苦涩悄无声息地放进你冲好的咖啡里。

你像孩子一样藏在瓦缝里窥看天空——竟是瓦蓝瓦蓝的,蓝到透明,胜过清澈的琉璃。这才发现,昼里永远不会有那黑的冷。就算一只虫儿也能抱着阳光的美梦在石头罅隙里玩耍;就算是一片雪,捧在手窝,也能掷出一条完美弧形的纤度,落在朋友身上,抖出不羁的笑声,崩开璀璨的水莲。原来,寒露凝成的怀念,是经不起黎明的照耀的!爱情是擦肩而过的美丽,友情是根深蒂固的种植,亲情是绵延不断的源泉。纵然这些在夜里可以揣思,但在昼里,它将成为现实! 朋友,不必勉强将就,不必遮遮掩掩。你不是卑微的尘埃,你不是在煎熬着灵感,一不小心就会倾倒深渊的雏雀。你,是能撑船上溯到远古,驶机扶摇到九霄的,迎着光战斗的勇士!你还要穿花团锦簇的盛世华衣,你还要做陶行知下的“一品百姓”,你还要给妈妈看看那顶纯黑的博士帽,所以你还在唏嘘什么呢?

夜与昼是相互交替的,不是相互交换。当夜的尽头,迎来昼时,我们知道,夜,也在期盼着昼,孕育着昼。就像落叶,是舞榭楼台的谢幕,也是崭新舞池的搭建,一场新的生命的开始。在喧哗间,在物语里,在有声与无声的世界中,落叶轻轻地飘落,飘到人海中,落在自然里。人生于世,也一样不可避免地遵循着不可违抗的自然规律。

伊如这叶儿,极致到墨绿后,也会走向荼蘼的凄凋。

晨曦白昼,熙攘到鼎沸后,也会走向暮色的迷离!

既然昼时我们享受着光明与热闹,那为什么在夜里我们不能享受这份漆黑与寂静中所蓄的神秘呢?无风无雨无星无月的辰光,更深人静,鸟儿入睡,那时你最好躺下,把灯熄灭,于是灵魂的束缚都解除了,人与自然合而为一,这样你就深入到夜的神秘怀里,享受一个自由而空旷的世界。这是一种享受,这是一种比龙应台的幸福更“简单的幸福”,能享受这种幸福的人,才能接受世界给与的慰藉。那心板的杂膜,才会如照相的胶片浸在定影水里一般,慢慢地薄起来,以至于透明。

昼里奋斗,夜间烂漫。天黑了,我心透明;天亮了,我心璀璨。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西安看癫痫哪家医院好
大庆好的癫痫医院是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