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最后的32天—— (小说)

笔名优美散文2022-04-19 11:50:440

艰难的成长

(一)药,可以代吃?

没有一个父母忍心看到自己的孩子在襁褓里,身上就要捆绑这个什么治疗仪、那个什么辅助器的,而且总是满身的药味。

“谁家吃奶的孩子不是满身奶香味啊?!”“这可怜的孩子是不是天上的试药童子啊?!”“老天保佑,这孩子一定要挺过去啊!”“这么多好心的医生救你,孩子,你一定要加油哦!”……经常听到一些,病号或其家属唉声叹气摇头祝福的话。看到每日上午10点左右在外晒太阳的西姆,大家都在为这样一个漂亮可爱的男孩惋惜。平时住院部的小花园里,上午,偶尔会有稀稀疏疏的病患出来散步,可是自从大家知道西姆要每天上午出来晒太阳之后,经常是成群的病患和家属围在小花园里。尽管欧阳院长因为西姆的身体太弱,建议大家不要太靠近西姆,可是就是远远的,大家也站在那里默默的祝福着他。“他就是那个机器战士。”“他就是那个有许多爸爸妈妈的有福气的洋娃娃——西姆。”“西姆是住院部最勇敢、年龄最小的英雄,我也要向他学习。”……经常有小病号指着捆绑着各种器械的西姆对自己身边的父母说。

给襁褓里的孩子喂药,大多喂进多少吐出来多少的,这是自然反应。虽然,在恩泽医院管理层的每周总结会上,各科室总会带来一些好消息。例如:正在哺乳期的某某某医生或护士自愿加入给西姆喂奶的队伍、谁谁谁又提供了一箱尿不湿、某某某又提供了几套婴儿衣服、谁谁谁的父母在给自己的孙子孙女买玩具时也给西姆买了一套……这样的爱心源源不断传进大家的耳朵里,大家也都知道恩泽医院的所有成员自发的帮助西姆的全员总动员,已经蔓延成了他们各家的全家总动员。可是院管理层的所有专家们都和老少欧阳院长是一样的,虽然看到大家无私的爱心比较欣慰,可是西姆的药喂不进去,这些再多也救不了西姆的命。

听说西姆的药总是喂不进去,内科的护师长正在哺乳期的上官雅急了,在做通自己婆婆和自己的老公的思想工作后,她断然给自己八个多月的宝贝儿子断了奶。然后找到老少欧阳院长旁敲侧击,如果自家孩子不肯吃药,可不可以由她代替?也就是说,她喝药然后让孩子通过她的母乳吸收。“可以,只是孩子太小,药量本身就小,母亲喝下再喂孩子,这种剂量恐怕达不到药效。”恩泽院长首先开了口。“对啊,这是个办法。实在不行,可以加大药剂啊。”老少欧阳院长异口同声。“唉!这些药对正常的人身体的危害会有多大的损伤?还无法确定。”老少欧阳院长刚刚散开的眉结又重新拧在了一起。上官雅知道,老少欧阳院长在回答她的问题时又想到了西姆,现在,恩泽医院的人在西姆这个问题上似乎都有些神经质,因为这孩子实在是牵动着太多的人了。听着老少院长的对话,上官雅悄悄地退出了院长办公室。

正在西姆特护病房里忙碌的秦小姐和特护东方南,一个人正在拿着毛巾给西姆擦脸,一个人正在给西姆穿衣服,东方南的白衣天使服胸前还有一片狼藉。

又吐了吗?上官雅看着西姆因为呕吐憋红了的小脸,心疼地问。

每次喂好几遍,恐怕都达不到预期的药量。唉!秦小姐心疼的回答。

上官雅附在秦小姐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只听秦小姐“啊?”一声惊呼,然后又赶紧用一只手捂上嘴巴,眼神迅速的瞟向东方南怀中的西姆,这孩子刚刚被药折腾了一番,看来是累了,现在又昏昏欲睡了。还好,并没有吓着他。秦小姐心里说。站起身随即把上官雅拉到了旁边的小厨房“这样行吗?”“院长说可行。不行也得试试。”上官雅坚定地说。秦小姐也知道上官雅说的不无道理,死马当活马医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吧。她长长地喟叹了一声。她知道,虽然按照顾西姆必须要有五年以上照顾孩子的经验这一条规定上,上官雅不够资格。可是她是内科多年的优秀护师,本身在产科、儿科也呆过不同的时间,还不凭她也正在哺乳期,只凭上面的条件,上官南可是照顾西姆首屈一指的人选。

(二)母乳治病

从此,上官雅开始用她的方法实验着给西姆喂奶。这个吃尽百家饭的男孩,现在成了西姆的另一个儿子。现在,上官雅把老公大熊每天给她炖得鸡汤、蹄子汤、鱼汤统统是喝了一碗又一碗,看得大熊都有些嫉妒了。平时喂儿子,这老婆总是怕胖、怕穿衣服不好看、怕身材走样,反正怕这怕那的。现如今为了人家孩子,她怎么什么都不怕了?!那天,看着老婆又喝完一盆鸡汤,禁不住逗她,“老婆,西姆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去去去,没良心的。”上官雅笑骂。

其实,一开始去跟婆婆商量给孩子断奶,婆婆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她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子,平日里心疼的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藏在兜里怕挤着,放在手心里还怕摔着。一连串地“不行不行不行……”随口就蹦了出来。上官雅看到自己说不动婆婆,就软磨硬泡的跟自己老公大熊去说,最终还是大熊先点了头,没办法平时谁叫他太宠她呢。回头,大熊打出亲情牌好歹也说动了自己的母亲。婆婆听儿子说可以给她孙子增福,才勉强点了头。就这样,上官雅一字也没敢提要去替西姆吃药的事。

在老公大熊心里,毕竟,自己家的宝贝能吃能喝,自己老妈又生怕饿着她的宝贝孙子,总是想着法的给他做吃的。只要老婆肯喝汤,大不了自己多炖一些汤给她喝,也不会有损身体。这是大熊心里的小九九,但他并没说出来,只是点头同意了。他可不知道自己的老婆还存着“私心”。

自己的问题总算解决了,可是喂奶的过程中,问题又出来了。为了让西姆多从自己的乳汁里吸取到足够量的药,上官雅给西姆喂奶的时间加长了些。这一长,西姆本来就弱的胃就消化不良了。吐奶现象严重。上官雅急了,这不是浪费吗?难道自己的方法不对?秦小姐也急了,她发现了这一原因后,便和上官商量,让上官不要急于求成,循序渐进慢慢来。这样一来,的确好了许多,效果改善了不少。

每日上、下午川院长来给西姆诊查的时候,都能听到秦小姐说“今天比昨天少吐了几次,精神比较不错,上午玩了一小时,下午玩了两小时”等等这样的汇报。这也让上官雅看到了希望,本来只白天给孩子喂奶的她,为了能更好的改善西姆的状况和早日取得更好的效果,她不顾秦小姐担心她身体吃不消直接搬进了西姆的特护病房。没办法,秦小姐只好让东方南和另一个特护独孤杨两人轮流上白班和夜班,以便辅助上官雅,也不至于她太累影响了自己的休息。她自己也想方设法的给上官加各种汤,什么鲫鱼汤、甲鱼汤、骨头汤、肉汤等等,反正生怕上官南的身体透支和奶水质量不好。

三个月后,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西姆的体重竟然由最初的四斤八两增加到了六斤半,脸上也有了些红晕,最让人高兴的是,化验报告出来了,大家简直要欢呼庆祝了。因为,让西姆煎熬受罪的那个“心脏”只比原来增加了一厘米,增长的速度远远没有他们预计的大。西姆身体的各项指标也处于了较稳定的状态,这也就意味着上官的母乳是非常管用的。无疑,这也是一件让所有恩泽医院上下了解西姆和参与救治西姆的人感到无比的欣慰。

“谁说付出不要回报,恩泽医院就要这个回报!”川院长听着大家的汇报,高兴的像年轻人一样在空中握了一下拳头说。大家心里都清楚,只有如此下去,西姆才有可能走进手术室。不然,以西姆原来的身体状况,恐怕上了手术台也下不来的。

秦小姐会后,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上官南的时候,略带熊猫眼的上官南的脸上漾起了久违的笑,她心里想,看来自己的“奶”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三) 替药的后果

虽然西姆吐奶的次数少了,可是因为药物在自己胃里时常翻腾的原因,上官雅的胃里不但经常有灼热感,而且出现时不时的呕吐。那天下午刚哄睡西姆,上官雅就在厕所里吐了个稀里哗啦,可是她可不愿让秦助理去打小报告,那这几个月自己替药岂不是全泡汤了,正在她拉着秦助理恳求她不要去告诉川院长的时候。川院长高大魁梧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病房门口了。上官雅想拦也拦不住了,因为川院长的那句“告诉我什么”已经响在她们耳际了。秦小姐只好把上官替药的具体细节一一汇报了一遍。

听着听着秦助理的汇报,老院长的眼眶红了。他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上官雅,好样的!”

上官雅听到院长的表扬,还未来得及有所表示,接下来他的决定就让上官雅的脸急得有些扭曲了。“我不回去!绝不!”

从来没有一个员工藐视川院长的命令,至少在恩泽医院。因为他把走进恩泽的每一位员工都当成自己的家人一样呵护。这些年,他照顾他们事事都从他们的角度去考虑。因此,自建成“恩泽”以来,只听说想着法的进恩泽的员工,没听说自愿放弃恩泽离职的员工。他的爱心、责任心,言传身教,早已在每一位恩泽员工心里根深蒂固了。这是一个领头老大的人格魅力,不光是他的决定绝对是对的,也是大家对他的一份信任。但是今天,上官雅忘记了平日里自己所热爱的老院长的决定永远是对的了。她斩钉截铁的声音不大,但力量足够震撼到老院长的心里。可是,老院长并没有责怪她,只是心疼的深深地盯着上官的脸瞅了半天,二话没说,抬腿就走了。

晚饭前,上官雅的心里还在忐忑,生怕老少院长对她下禁止令——放下西姆回家休息。秦小姐就迫不及待的把下午院领导们的会议精神传达给她了。

没法,川院长下午在院长小会议室召开了紧急会议。为了上官的大爱精神,他请专家组立即想出最快最好的解决办法而且要即刻实施。一,要保证药性对上官的身体造成的损伤度减到最低,甚至为零。二,从旁给上官尽快调理补充合理的营养。三,以便于上官照顾西姆,特护病房里的单人病号床立即换成双人大病号床。

刚刚喂玩奶的上官正拍着西姆的后背在帮助他消化,听到这,一时激动的眼泪没有控制住飒飒落下来。只见小西姆举着小手,极力去给“妈妈”擦,他那可爱让人心疼的模样,使得上官和秦小姐两人含着泪在他的小脸上,不停地左边亲了右边亲。

“这孩子不光争气,而且懂事,很少哭还知道心疼人。真是难为他了!”秦小姐不无感慨地说。

“唉,会好起来的!一定要好起来!”上官坚定地说。虽然她一个星期也回家看自家儿子一次,有时老公也会抱着儿子在护士休息室等着看看她,找理由说儿子吵着要找妈妈什么的没办法。她心里也觉得对自己的宝贝有所愧疚。可看着儿子那胖嘟嘟的小脸,壮壮的身体,她就想起了西姆张着小手、嘟着小嘴、甜甜地笑着让她抱的样子。差不到两月的孩子,身体却差了十万八千里。唉,怎么能让她不心疼呢?!

根据西姆身体和各项情况,专家组开始紧锣密鼓的研究第一次手术的具体方案了。最后拍板定案是:11月27日上午7点30分。

为什么选这个日子呢?第一,这个日子是西姆一岁后的第一个星期五。平时周五来医院的病号相对较少,大手术也很少,这样专家们不会被人多有手术而牵扯额外的精力。本来预定的是护师助理们早六点进入1号手术室,做好手术中的消毒、器械、麻醉等一切手术事宜。可是,早五点半,所有的助理都不约而同的原地待命了。1号手术室里,空气里弥漫着严重的紧张气氛,压抑的大家没有敢出声的。

虽然屋内的暖气在22°上,对西姆手术来说是最合适不过的了,恩泽院长的助理皇甫帅还是不知从哪儿找来了一台“小太阳电暖气”以备不时之需。手术室备战的状态一下子被皇甫的这个让人暖心的动作,缓解了不少。他的此举也惹得在场的几位美女助理大赞其心细贴心。反而弄得皇甫一个大小伙子,不好意思了起来。

不管大小病患进手术室都是被推进来的,可是专家组七点就出现在了1号手术室门口。而且,更奇怪的是,西姆是院长爷爷抱进手术室的。

期待……

癫痫病到底应该如何治疗
治疗癫痫病最好方法有哪些
脑外伤癫痫的病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