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红尘】跳槽(小说)

笔名哲理散文2022-04-26 11:31:521

吴倩是九十年代财会专业的大学生,工作三年跳槽三次。

“倩倩,找个工作多不容易呀,咋随随便便就辞掉了?”吴倩刚起床,母亲就不无担忧地向她唠叨。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吗。我每跳一次槽工资都噌噌地往上蹿,这样的跳槽不好嘛?妈,你那个年代从一而终的观念过时了,老眼光咋还能看新世界呢!”倩倩翻着白眼看老妈。

“唉,现在的孩子心眼活,不像俺那时候……再说了,干工作也不能只为钱呀。”下岗在家的老妈背过脸去,喃喃自语。

吴倩不想听老妈唠叨,快速地洗漱完毕,背上包,啪地关上门,噔噔噔地下楼去了,也没跟老妈告个别。

妈妈扭过身来,望着门,继续着她不紧不慢的唠叨:唉,孩子大了……

吴倩知道自己走后妈的唠叨一定会继续,就像单位的领导开晨会,也像学生背英语单词,更像和尚念经,只是这唠叨被关在了狭小的屋里,外面的大千世界不会感知到这微不足道的声波。吴倩走出门就会忘却妈的叨扰,快速地融入到五彩缤纷的世界里。妈的唠叨就像她耳边的风,一吹而过,哦,还不如风,风还能给她以清爽和凉意呢。

吴倩这次跳槽到一家私企,干了三个月就得到了老板的赏识,被委以做出纳员的重任。吴倩当然知道,出纳员掌握着金钱,而金钱是企业的命脉。所以她明白自己位置的重要,知道老板对自己信任。于是,天天满面春光,心里美滋滋的。

吴倩长得身材匀称,脸型秀气,说话抑扬顿挫,账目明晰在心,对老板提出的问题应答如流,不卑不亢。老板每次询问之后,都微微点头,脸上涂满和颜悦色,不像查其他岗位那样声色俱厉。老板在后来的会议上多次表扬她能干。她每天都偷着乐,觉得自己这次跳槽找到了一个好岗位,就暗下决心要勤奋工作,充分展示自己的才能和魅力,要获得老板更多的信任,也让絮叨的老妈瞧瞧自己的能耐。周围的同事常常投来羡慕的眼光,她当然能感知到这异样的眼光,可这更激发了她的斗志,也给了她更多的自信。

初夏的一天,吴倩步行在上班的路上,一抬头,发现前面有个农村老伯从口袋里掏东西时掉了什么,走近一看,是个小布袋,里面裹着两千元钱。这些钱是她几个月的工资啊!她当然知道一个农村老伯不容易,这些钱也许是他辛辛苦苦种几亩田一年的收入吧。这个老伯弓腰驼背,头已秃顶,裤管上沾满了斑斑泥痕,走路左摇右晃。他也许是来城里看病的,也许是来给上学的孙子送生活费的,也许是给儿子来缴新房按揭的,也许……她攥着布袋,跑步上前,把钱奉还。

老伯赶忙鞠躬道谢,浑浊的双眸满含着惊讶和欢欣,憨笑两声后,不停地说这闺女心眼好,一定能得好报,一定能找个好婆家,一定能步步高升,一定能大富大贵,一定能平安一生,一定能……

吴倩红着脸,心里美滋滋的,走在初夏的暖风中,神清气又爽。

吴倩走出老远,老伯还在她身后赞不绝口。

一连好多天,她的耳朵里都回荡着老伯的赞美声:这闺女心眼好,一定能得好报,一定能找个好婆家,一定能步步高升,一定能大富大贵,一定能平安一生,一定能……

每忆到此,她便红了脸,心里美滋滋的,走起路来神清气又爽。

月底工作考评,吴倩又获老板的好评,月奖提一级。吴倩激动得脸颊泛红,浑身冒汗。周围的同事又投来羡慕的眼光,她当然能感知到这眼光的异样,不过,这更增强了她的自信。

秋日的一天,吴倩走在上班的路上。一个小伙子拉着大包小包,像是在外打工刚回来,急急忙忙往前走。一辆汽车疾驰而来,小伙子只顾躲闪擦身而过的汽车,一件东西掉了下来。吴倩走到跟前,才发现是个皮夹子,拾起来翻看,里面两叠万元钞票。啊,这是她几年的工资哟!她当然知道一个打工的小伙子漂泊在外不容易,这些钱应该是他几年才攒下来的,也许是回家娶媳妇用的,也许是回家盖新房用的,也许是为生病的老娘准备的住院费,也许……总之,这些血汗钱现在要用在刀刃上。小伙子推着行李继续匆匆往前走,后背汗湿了一大片,头发蓬乱得像鸡窝里的草。要不要还人家?一定要还。她攥紧皮夹子,一阵小跑,赶上小伙子,悉数奉还。

小伙子瞪大眼睛,愣了一下,连声道谢,拽着吴倩的袖口,一定要请这个好心的姐姐吃饭。吴倩被小伙子的热情弄得不好意思,不停地摇手,一张粉脸在金色的秋阳中一片绯红。吃饭不成,小伙子忙不迭地从皮夹子里抽几张百元大钞,塞给吴倩。吴倩赶紧掏出来扔了回去,就急急忙忙跑开了,那步态既轻盈又优雅。

她跑出老远,小伙子还在喊,姐,你叫啥名字?俺一辈子都要感谢你,俺全家都要感谢……

一连好多天,吴倩的耳朵里都回荡着感谢声:姐,你叫啥名字?俺一辈子都要感谢你,俺全家都要感谢……

每忆到此,她就粉脸挂红,走路的步态既轻盈又优雅。

老板在月末的职工大会上表扬吴倩工作严谨,一直零失误,月奖再提一级。吴倩激动得想跳起来,可她还是文静地坐着没动,她知道不能得意忘形,要保持淑女的端庄和矜持。周围的同事都投来羡慕的眼光,她当然能感知到那眼光的异样和火辣,不过,这更增强了她的自信。

这以后,老板会在百忙中抽空请吴倩到茶楼喝茶。在氤氲的茶香中,在飘逸的轻音乐里,老板会慢条斯理地问她工作有啥困难,问她生活上有啥需求,还问她今后有啥打算,甚而问她找对象的条件是啥,心里有没有如意的人选等。她从这样的问话中,感知的是丝丝缕缕的暖意,她越来越相信眼前的老板是值得信任的,自己这次真的是跳对了槽,信对了人,找对了靠山。她从老板柔和的眼神中看到老板的亲切、无邪和真诚。老板平时的声色俱厉,不苟言笑,甚而怒目而视的形象都消散得无影无踪,她相信老板的善良、温情与柔和。她觉得这茶楼里的茶香越来越沁人心脾,这轻音乐越来越让人魂牵梦绕。

她不会跳舞,老板教她,老板是那样的有耐心,那样的有分寸,那样的一丝不苟又不强人所难。她感觉老板不仅仅是老板,他还像哥哥,像老师,像亲人,像……她越来越肯定自己这次跳槽的正确性,越来越认定自己今后不需要再跳槽了,她甚而莫名其妙地感觉自己好像找到了人生的归宿,自己天天快乐得就像天使,自己沉浸在不能名状的幸福里。在舒缓的舞曲中,她越发觉得自己的人生确如春风里刚吐牙的柳枝一样的曼妙了。

每次茶罢或者舞罢,老板都亲自开车送她回来,都把车子停到她的家门口,都提醒她下车慢点,都提示她别忘了拿他给她买的东西,都等她上了楼、进了房间、开亮灯并打开那扇向南的飘窗之后,才开车离去。

她总是默默地目送他,直到车灯消失在远处的喧嚣里。不过,她还会站在窗前,默默地抬头看天上的月亮,或者星星,或者飘洒的雨滴,或者飞舞的雪花,愣怔好一会,才慢慢地关上飘窗,把自己的魂魄拉回静谧的小屋,在辗转反侧之后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现在是冰封大地的日子,吴倩还是习惯步行去上班,一来为了暖身,二来为了锻炼身体,让自己匀称的身体更具有曲线美。她先去银行办业务,完了之后往单位去,在马路的拐弯处,一辆疾驰的轿车车门突然甩开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滚落在她面前。她捡起来查看,袋内有20万元现金,这可是她几十年的薪水啊。她的呼吸陡然急促起来,手忙脚乱地把袋子塞进挎包,扫视周围没人,慌慌张张地扭身往回走,每走一步,她都能听到自己咚咚的心跳,也感觉到周围似乎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她走到没有行人的绿化带旁,从中蹿出一个中年汉子,神情冷峻地说:“你拾很多钱,分给我一万,不然我报警!”吴倩瑟瑟发抖,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没有。你,你咋知道的?”中年汉子晃了晃手里的照相机,吴倩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她低下了头,不得不从肩上取下包,伸手往包里摸。

这时背后蹿出一个蒙面人,抢走了她的包,瞬间消失在绿化带中。那包里还有她刚从银行取的准备给工人发工资的20万。

呆若木鸡的她张望四周,那个中年汉子也不知所踪。

欲哭无泪的她猛然醒悟:报警!

三天后,民警押着两个人走到吴倩面前让她辨认:一个是要分钱的中年汉子,另一个从身形上看应该是抢包的蒙面人。

过一会,民警又押着一老一少走到了吴倩面前让她辨认:呦,老者是“农村老伯”,少者是“打工小弟”。

吴倩惊讶得张大了嘴,一脸茫然。

民警解释:“他们是同案犯。”

啊?吴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她把几个片段联系在一块之后,渐渐有所醒悟。

又过了一会,吴倩的老板也被押到,刚刚有所醒悟的她又莫名其妙了。

“老板,你——你怎么了?”吴倩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他是主谋。”民警插话说。

吴倩目瞪口呆,一下子瘫在了椅子上。

“老板,你——你在坑我?”吴倩疑惑不解地看着昔日可敬可爱的老板。

“十年前,我是一家企业的出纳员,前两次我也像你那样表现得很好,可最后一次我一失足成千古恨……出来之后,我创办了自己的企业,在寻觅出纳员的道路上,你是第五个没有通过考验的人……”老板双手戴着铐子,也不看吴倩,只顾悠然地说他的话,那神情既沮丧又坦然,语气既忧伤又淡定。

吴倩此时此刻才如梦初醒。她看老板的眼光倏地转成了愤怒,她有一跃而起去撕扯老板的冲动。可她没有歇斯底里,只是泪眼汪汪。

“你这个混蛋,背着老娘干了不少缺德事吧?老娘今天要……”老板娘嚷嚷着跨进了派出所的大门,看见老公戴着手铐,大惊失色,“公安,你们弄错了吧?他只是在考验员工的忠诚,有错吗?你们怎么这样对他?”

“我们在履行我们的职责。请你不要大声喧哗,影响公务!”公安人员严厉地提醒她。

“你们是在非法拘禁!”老板娘高声高语。

吴倩看着俊俏又泼辣的老板娘,无话可说,四目相对时,吴倩率先低下了头。

“哦,你就是吴倩吧,确实有几分姿色,不过也‘倩’不到那里去,老娘我倒觉得有点‘贱’。你这个财迷心窍的狐狸精,还想插足……”老板娘语言犀利,指手画脚。

“你别添乱了!”老板吼道。

“哎呦呵,你都这样了,还护着这个狐狸精?一点脸也不要了?那老娘也豁出去了,想当初,你考验我,把我哄得团团转,我最后中了你的圈套,可我不敢报警,不得不委身于你。可我万万没想到,你会不停地考验一个又一个的狐狸精,让老娘我……”老板娘声泪俱下,老板低下了头。

吴倩眼眶里的泪珠再也噙不住了,一串串坠落。

派出所里吵吵嚷嚷。

北京癫痫病专业医院是哪家
济南女性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专科医院